展开
首页 > 云赚分享 > 公益动态 > 套路贷:贷3000元涨到69万,家人凑58万再也还不起

套路贷:贷3000元涨到69万,家人凑58万再也还不起

分享有奖:
阅读次数:461次
发布时间:2019-01-26 11:37:21

  在看到女儿李媛媛的绝笔信后,家住甘肃省定西市的李志宏再也坐不住了。他拽上女儿,前往公安局报案。在过去一年多里,因为李媛媛在大学期间一笔3000元的“贷款”,老李一家原本平静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他们收到了来自陌生电话号码的恐吓信息,也收到了女儿的不雅照,连家门口都被人泼上油漆,写上“欠债不还,天理不容”的字样。


  邻居们围上来,相互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实了一辈子的李志宏连头都不敢抬。他抵押了房子,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一圈钱,先后帮女儿还掉58万元的贷款,但剩下的11万,他再也凑不齐了。此时,贷款的违约金、滞纳金与日俱增。深深懊悔中,李媛媛想到了一死了之。

  被套住的大学生

  出生于1997年的李媛媛,就读于山东某高校。一次意外中弄坏了室友的手机,因为担心父母责怪,李媛媛决定自己处理这件事情。通过手机广告推送,李媛媛找到一个名为“分期乐”的线上贷款平台,业务员陈某也主动加了她的微信。很快,第一笔数额为3000元的贷款顺利下放。

  一个月后,除了每月生活费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李媛媛开始违约,“分期乐”的催收员便将这笔债务“转让”给了另一家贷款公司。在“套路贷”的专业术语中,这一操作叫作“平账”。实际上,两家公司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时甚至是同一个老板,“就像将右口袋的钱还到了左口袋。”此后,这样的“转让”在55家公司一再上演,而原本3000元贷款,也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从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15个月里,增长到69万元。

        在提交给警方的材料中,李媛媛写下10多位经手业务员的名字,并陈述了这样的事实,“借9000元还6万元,只因逾期1小时”“胡某某与胡某某是一家,孟某某介绍的吴某某”。“刚开始是小额,之后就是大额,还不清就有‘过桥’(高利息)。”由于害怕,李媛媛一直捂着这件事,直到恐吓信息接连出现在家人、朋友的手机上。“我们这几天就开始收拾他(她),让你还在外面躲着可以,家里留人我们收数”“你孩子在外面的钱再不还,我们捉到他,把他(她)舌头割了,腿打折了,让他(她)乞讨”。看到这样的短信,远在老家的李志宏被吓坏了,他四处筹钱,想填补这个窟窿。但一系列恐吓、羞辱,并没有就此停止。甚至在报案后,他还陆续收到了催收信息,“今(天)下午我们开两辆车带十几个兄弟到你家,让你孩子准备好。”

  层层设计的圈套接到报案后,兰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电信网络诈骗侦查大队迅速展开调查,走访全国多个地市,并一举打掉位于合肥、天津的2家贷款公司根据“反电诈”侦查大队大队长赵志军的介绍,天津这家名为恒逸建筑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逸”)虽然打着咨询公司的名号,实际上却拥有“米贷金融”“租租侠”两个线上贷款平台。从2017年11月25日办理第一笔贷款开始,短短一年时间,“套路”了960多名在校大学生,其中18~23岁的本科生占到90%以上。

  “套路贷”如此猖獗的原因,在于高额回报率。一位犯罪嫌疑人详细记录了每笔贷款的提成。例如,一笔3000元的贷款,加上人力成本是3450元,而4735元是最低回收限额;而另一笔4100元的贷款,最终回收了10620元,催收员拿到了1601元的奖金。在抓捕20余名嫌疑人后,赵志军和同事总结出套路贷的常见“套路”,“具有严密的层级”。据介绍,一个贷款平台一般分为5个层级。第一层是中介人员,通过网络发放各类贷款广告;第二层是客服人员,需要了解贷款学生资金需求,收集个人信息;第三层是审核组,确认贷款学生身份真实性,核实父母的电话以及每月固定生活费;第四层是合同制作组;第五层是财务放款组。“这些平台会看人下单。”赵志军举例,比如不会借给农村单亲家庭的孩子,不会借给公检法院校的学生,以及父母是公检法单位工作人员的学生。与此同时,一些网络平台的信用积分也成为套路贷审核放款的重要依据,“一般要求芝麻信用在550分以上。”为了洗清“高利贷”的嫌疑,“套路贷”会在合同制作上“煞费苦心”。“最早借助‘阴阳合同’‘虚增债务’‘制造资金走账流水’‘转单平账’等方式‘洗钱’。现在已经将借贷合同伪装成租赁合同。”

  学生只是诱饵,家长才是目标

  在5个层级的紧密配合下,有资金需求的大学生很快会钻进“套路贷”的圈套。1个月后,便是贷款平台的“收网”时间。超过还款时间1分钟,就至少收取500元的滞纳金,此后,每天加收5%的利息。为了催款,这些非法网贷平台会对贷款学生频繁进行电话、短信骚扰,并向其父母朋友发送催款信息。在另一位受害人张霞提供的资料中,她就先后遭遇各种“软暴力”,有被技术合成的与陌生人亲热的照片,还有摆在灵堂上的“遗照”。甚至有群发信息,上面写着“得了性病,需要捐助医药费”“爸爸死了,到某地吃丧酒”。

  同时,催收组还会强制贷款学生说出手机的客服密码,通过通信公司调取通话记录,确认主要联系人。“一般在手机通讯录上,查找10个号码。5个是最常联络的人,另5个是‘豹子号’。”“套路贷”公司的催收组总结出规律。“豹子号”就是与贷款学生不会经常联络,但拥有“6”“8”等吉祥数字的号码。“被骚扰久了,常用联系人或许会变更号码,但‘豹子号’的主人不会轻易换号码,而他们的身份大都也是受害学生父母的同事、朋友。”此时,网贷公司催收人员会购买手机轰炸服务,最终迫使“豹子号”的机主向贷款学生的父母施加压力。这一招屡试不爽,爱面子、珍惜孩子前途的家长大都会“乖乖”还钱。但在贷款本金与利息陆续回流时,“套路贷”的套路还没有走到尽头。撤销借条费、撤销资料费又是新的支出,“从300元到无限多。”赵志军说,这笔收费属于敲诈勒索。“学生只是诱饵,等他们上钩,钱就由父母来还了。”一位犯罪嫌疑人告诉办案民警。有时,他们甚至会用“提起诉讼”的方式逼迫贷款学生还钱。“制作合同时,已经将借款合同变成了租赁合同,在双方明晓利害的前提下,这份合同具备法律效力。法官再同情你,也只能相信证据,而不是你的眼泪。”

  从受害者到加害者

  在兰州警方盘点的近千例大学生贷款“被套路”案例中,受骗大学生分布在各大高校,贷款的理由五花八门。有人贷款深造,有人贷款创业,有人贷款看病,但更多人写的是周转与个人消费。就读于江苏某高校的王鑫磊贷款是为了交学费。由于家境贫寒,上大学后,王鑫磊不想为家庭增加负担。一次偶然机会,他接触到网贷平台,并顺利贷出3000元。一开始,王鑫磊计划通过勤工助学还清贷款,但很快这笔钱变成了9万元。在陆续还掉4万元后,王鑫磊的父母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为了能将剩下的欠款一笔勾销,在贷款平台业务员的游说下,王鑫磊于2018年5月办理休学,加入了恒逸公司。直到前不久,王鑫磊被刑事拘留后,他的父母才知道儿子早已辍学。“原本是来报仇,现在反而被抓进来。”“反电诈”侦查大队刑警焦志恒转述了王鑫磊的供词。在2018年12月20日,警方打掉天津这一犯罪窝点的当天,还有一名大学生在应聘这家公司的中介人员。“拉1个算1个挣提成,慢慢抵消自己所欠的贷款。”但大多“套路贷”机构的存活寿命都极为短暂。“一些工作人员会觉得‘昧良心’而迅速辞职,公司也会屡屡变换名称和办公地点。”经过警方长达半年的侦查,李媛媛接触过的55家公司,不少已经“人去楼空”。然而,“套路贷”仍以网状结构不断扩散。有打出低息广告、专门收集信息、转卖信息的平台,也有蜂拥而来的业务员,更有在借款人无法偿还贷款情况下,推荐新平台的金融中介。“就像一个筛子,对贷款学生层层盘剥。”赵志军打了一个比方。即便还清贷款,“套路贷”造成的影响也不会完全消除。在报警后,李媛媛暂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却一直敏感、多疑。在与焦志恒的交流中,她说自己“心都凉了”“是人是鬼分不清”。

  目前,兰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电信网络诈骗侦查大队对于多家网络贷款的侦查正在加紧推进中。但在大队长赵志军看来,“套路贷”在短时间内还将盛行,“学生想要脱离父母的诉求没有变,鱼目混珠的商家出现了,他们会钻一切空子,将你套进去。希望大家擦亮眼睛,选择正确的贷款机构。”“有17%的电信诈骗,借助代办贷款、网上办理信用卡的名义进行。”兰州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印发的《反诈攻略》给出相应数据。为此,赵志军建议,广大青年学生要树立正确的消费观,不攀比、不虚荣。在日常学习生活中,如有资金需求,首先和父母多沟通,其次要到正规的金融机构办理贷款业务,“一定不要轻信所谓的无抵押贷款”。此外,要谨慎签订借款合同,留存证据。在遭遇诈骗后,第一时间报警,注意防范对方暴力恐吓、骚扰滋事等讨债行为并取证。在赵志军看来,彻底根除“套路贷”亟待多方努力,“监管部门也要提高开办贷款公司的门槛,关停虚假广告、将不符合资质的贷款平台纳入黑名单,进行取缔、追责。

  延伸阅读:

  4000元借款“滚”成20万,大学生应“擦亮眼睛”面对校园贷“真的好后悔,那些日子天天过的胆战心惊。”今年9月份刚刚就读北京某学院研一的学生小文表示。看着校内布告栏和厕所里张贴的各种校园贷小广告,小文心有余悸,就在半年前确定读研后她开始从校园贷借款,半年时间,借款从当初的4000元“滚”到20万,她一度没有勇气来到新学校,最后父母卖掉房子才替她还完债务。又是一年开学季,专家提醒,如遇到非法校园贷,可以通过诉讼方式要求平台在合法范围内变更之前的约定。同时大学生一定要“擦亮眼睛”。

  4000元借款“滚”成20万

  今年25岁的小文是通过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校园贷平台的。毕业答辩完后,她准备换个新手机,还缺4000元但又不想再向父母要。此时校园公告栏内一则“无利息、无抵押、到账快”的校园贷广告吸引了她,这个平台以“消费金融”“助学贷”等的名义提供校园贷借款服务,小文当即联系了该借贷平台的客服准备借款。放贷手续非常简单,小文填写完个人资料、上传了身份证并复制了包含父母、亲戚、老师和同学在内的通讯录后,很快通过面签。3月24日,她获得了借贷平台发放3600元借款,但她不知道这是噩梦的开端。借贷平台的客服告诉小文,借款的还款日期以七天为一个周期,也就是说她借款4000元七天后就要还款4600元。但是小文父母给她的生活费却一般是按月份给的,这样还没有等到家里生活费打到卡过来她就要等着还款了。眼见着七天的还款期即将到来,她只有想尽办法周转,把前一笔的借款还上。小文了解到,该借贷平台规定,如果没有足够的钱付当期的借款,还可以续期支付600元来获得借款展期。以为找到救命稻草的小文开始向另一家校园贷平台求助,借了1000元来支付第一家平台的利息费用。此时,她已经欠下了两家平台借款,利息共计900元。到了借款的第14天,由于又临近还款日,由于没有900元的续期利息费用,她只得又重新向第三家校园贷平台借款来填补……如此循环借款,拆东墙补西墙,不到半年时间,小文的借款由最初的4000元“滚”到20万元。根据小文最后打印的借款账单统计,她先后向分期乐、任我花、优分期等二十几家校园网贷平台借款,本金加利息、服务费等高达21万元。随着分期还款的次数越来越多,每个月要填补的数额远远超过小文的承受范围。

        砍头息复利计息,收费花样多

  让小文崩溃的校园贷利息到底有多高?记者以小文在某借贷平台的账单为例算了一笔帐:借17000元,分24期还款,每月需还916.7。分摊到每月,看上去似乎没那么夸张。可是仔细算起来,借款17000元,最终却要还22000元,年利率高达30%。要知道,普通银行一年贷款的年利率只有5%,这是足足六倍的差距。更有甚者,小文在某平台借款6000元,规定第二天就要还利息500元,还不上就罚300元,这样的账单真让人感叹“利息猛于虎”!校园贷利率的门道还不止这些。在小文的借款账单中记者发现,高利贷的常规操作手法“砍头息”和复利计息也是屡屡出现。非法的校园贷还有种类繁多的收费项目,借由这些收费项目,给借款者放贷时会从本金先扣除一部分钱,叫做“砍头息”。例如借款10000元,平台在预先扣除20%的咨询费后实际到账8000元。如无逾期,咨询费顺利返还,贷款年利率为32.28%;如有逾期,咨询费不得返还,实际年利率高达66.96%,比银行基准利率的15倍还多。

  与此同时,这些校园贷平台采用的计息方式都是复利重复计息,也即俗称的“利滚利”。小文在“尊享贷”平台借款的利息即是如此。正常的还款本金应随着还款逐渐递减,而“尊享贷”平台每月的利息却都是以原始借款计算,已经还款部分也被纳入计息的范围,间接增多利息。小文在该平台借款10000余元借款,按每月偿还本息972元计算,实际利率超过法律给予保护的24%。

     种类繁多、高额的收费项目也是校园贷惯用的套路,使得校园贷的实际利率远远高于国家要求。据记者统计,目前校园贷常见的收费项目包括8类:提现费、借款服务费、逾期罚息、借款手续费、贷款利息等。小文在某分期平台欠款了5000元,该平台规定,若发生逾期时,每天按未还金额的一定比例收取逾期金。小文的欠款逾期1个月,按平台的逾期日罚息利率3%计算,一个月后的欠款累积到接近1万元。

        暴力催收追债无下限

  非法校园贷高利率的“孪生兄弟”通常是暴力催收。一旦借款者无法偿款,借贷平台就会启动催款程序。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校园贷平台有整个催款程序,包含了“十步曲”:1、发逾期短信;2、单独发短信;3、单独打电话;4、联系贷款者室友;5、联系父母;6、再次警告本人;7、发送律师函;8、给学校发通知;9、在学校公共场合张贴大字报;10、群发短信。而借款的学生往往在威胁骚扰到室友的时候,整个心理压力就已经承受不了,但是又不敢跟学校和父母去说这个事,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学生失眠甚至自杀这种事情。

  小文就完整的经历了从第一步到第七步的过程。“当我逾期了半个月的时候,就不断有电话和短息给我室友,她们后来实在受不了关机了,但只要一开机就还是有电话和短信来。我后来都不敢到宿舍面对室友,就提前搬回家了。”小文说道,后来她父母每天都接到利用“呼死你”进行的电话轰炸,或者发短信恐吓,一家人人心惶惶,父母决定把房子卖了替小文还上了债务。“我父母给他们平台客服打电话一直打不通,但催款电话一直没停过。”“校园贷平台上不需要收入证明就可以轻松拿到贷款,学生是对利息不敏感的。一旦学生还不上利息或是滞纳金,便会背负“滚雪球”似的还债压力,这对于一个没有经济收入的学生来讲,无异于将其推至崩溃的边缘。暴力催收很容易就引起学生的心理危机,最后酿成悲剧。”

  中国光大银行北京分行的相关负责人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的“金融安全开学第一课”时说道。

  提醒:

  “擦亮眼睛”,选择正规借款平台北京市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李瑞律师认为,“这类所谓的校园贷,本质上就是高利贷。”国家规定,只有经银监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有权发放贷款,其他任何机构和个人都不得以任何名义发放贷款。校园贷一般不属于金融贷款,属于普通经济行为,按民间借贷纠纷处理。

  根据我国法律相关规定,民间借贷约定的利率在年利率24%-36%之间,属自然债务区,法律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被认定为无效利息,借款人可要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因此,如果借款人觉得约定的利息太高,或是还款方式不能继续履行,借款人可以通过诉讼方式要求对方在合法范围内变更之前的约定。北京市银监局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副处长郑博也提示,要加强对大学生消费观念的教育力度,从源头上遏制校园贷乱象。

相关资讯

采掘技术越来越好,地球快没沙子了
70城新房价公布,二手房50城市上涨
为什么美团被罚147万元
腾讯音乐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营收59亿
人造肉9月将上市
为防止"黄牛"买茅台人脸识别
32对零彩礼集体婚礼
特斯拉全自动驾驶有什么新功能?
六位邮政编码将被取消,"个人地址ID"将开启
7月份极端高温,下个月会降温么?